您的位置:首页 > 乡镇快讯 >
从家庭主妇到禁毒社工的嬗变
www.lz.ziyangpeace.gov.cn 】 【 2019-11-01 16:59:06 】 【 来源:资阳长安网 】

  年过40的黄小红家住乐至县城,有一个幸福的家庭,丈夫工作,她从结婚生了孩子后就一直做全职妈妈,相夫教子是她最大的乐趣和幸福。然而,黄小红做禁毒社工完全是出于偶然。


  2017年,陪伴孩子十几年的黄小红突然感到很失落,孩子考上大学读书去了,没有孩子在家,丈夫忙于工作,自己年纪轻轻成天呆在家里无所事事,感到很无聊,心里无法平衡的黄小红从手机里看到一个招聘信息——乐至县招聘一批禁毒社工。黄小红就报了名,不料竟被录取,分配到离县城十多公里的孔雀乡,担任禁毒社工,主要负责辖区吸毒人员的走访、帮教等。


  “禁毒社工”,此前黄小红是“闻所未闻”,毫不了解。家人对她这份拿钱不多、听到就“毛骨悚然”的工作感到“很悬”。丈夫认为,十多二十年都过来了,自己并不是养不起她,以前孩子在家,相夫教子很辛苦,而今孩子读大学了,应该好好放松放松了,没必要去讨这个苦头?不过丈夫一向都是比较体贴黄小红,既然妻子感到在家里寂寞,找点事情做也可以,“哪天不想干了,甩手就行了。于是,黄小红“走马上任”了,到岗以后黄小红才知道禁毒社工的具体含义——什么“提供戒毒康复服务;开展帮扶救助服务;参与禁毒宣传教育,协助开展有关禁毒管理事务”,但是她却遇见了急需要解决的问题,克服自己的“两大心理障碍”,一是对吸毒人员的“恐惧障碍”,二是接触“吸毒人员”的距离障碍。


  在黄小红的内心里,过去一直就对吸毒人员持反感、排斥心态,认为吸毒人员都是不可救药,而且这些人具有很大的危险性,现在要为他们服务,还要经常对他们进行尿检,听到都恶心难受,更别说亲自操作、检验;最可怕的是,戒毒人员中还有性病艾滋病患者,那更是听闻色变的病害,当这个社工,不说挣什么钱了,不要......不言而喻的担心都无法表达;为此,黄小红对能否做好这份工作心里确实没了底。


  不服输的黄小红暗下决心,一定要做好,要消除自己的心理障碍。她一方面向派出所、司法所、镇党委政府的部门专业人员和领导请教如何克服心理障碍,一方面向各专业人士请教,学习了解禁毒知识和戒毒常识,突破自身心理畏惧。


  同时,她及时收集辖区戒毒康复人员情况,进行仔细分类,不同状况的人采取不同的工作方法,克服“心理距离”,走进戒毒人员的家庭,“零距离”做戒毒人员本人和家人的工作,使他们真正感受到禁毒社工对他们的关爱。让黄小红印象深刻的是辖区的一名艾滋病患者(王某),因交友不慎染上毒瘾,最后感染艾滋病,一步一步把自己推向了堕落的边缘,对人生非常绝望。黄小红克服着自己的心理障碍,把他作为重点关注对象,经常去家中回访、座谈,关心开导他,鼓励他树立生活的信心,并积极做其家属的工作,希望家人不要歧视放弃他,并帮助解决力所能及的困难,王某其家人对此深表感激。


  吸毒人员唐某,28岁,父亲跑运输,母亲养蜂,家里不缺钱,对唐某也比较溺爱,唐某染上毒瘾后,经强戒后转入社区康复,但一直拒绝如期报到接受帮教,黄小红一次又一次去他家里做工作,村民明明看见他在家,他却躲着不见,其父母出于溺爱,也帮忙找各种借口谎称儿子不在家。对于唐某及其父母的不配合,黄小红没有气馁,她觉得可能是自己“人微言轻”,说话不够分量,于是又请示乡党委政府,通过司法所、网格站抽出力量一起前往做唐某及其父母的工作,仍然遭到拒绝。黄小红认为,与其唐某及其家人现在反感最终走上“不归路”,不如现在“得罪他”而强行把他拉上正道。因此,黄小红请求派出所出面,“严厉”要求唐某配合康复管理。经过大家共同努力,唐某最终由抵触改为接受。经过多次工作,唐某也深深的感到乡康复中心是真心对他好,现在,他已到成都打工,每到规定时间他都自觉按时回来接受尿检和谈心谈话。


 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,禁毒社工黄小红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,通过自身努力,战胜自我,克服困难,很快成为一名合格的禁毒社会工作者,通过她的帮助、协调,全乡11名社区戒毒康复人员,现在已基本回归社会,过上了正常人生活,大大减少了现实危害。黄小红也说,帮助吸毒人员走上正轨是良心工作,孔雀乡还有40多名吸毒人员,她希望通过自己和党委政府的努力,帮助更多吸毒人员戒断毒瘾,重获新生。


  (罗大彦 杜先福 四川法治报记者吴显云)


编辑:宋萍

主办单位:中共乐至县委政法委员会 投稿信箱:zycaw@sina.cn

网站备案号:蜀ICP备18020242号-1 |

乐至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者必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