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乡镇快讯 >
三次死而复生的奇迹
www.lz.ziyangpeace.gov.cn 】 【 2019-11-01 16:17:54 】 【 来源:资阳长安网 】

  乐至县回澜镇有个“奇人”张有才(化名),死了三次,居然每次死了又活过来,创造了“死而复生”的奇迹。他的“死”,则是因为吸毒。据乐至县禁毒办和回澜镇戒毒康复中心工作人员介绍,与张有才一同陷入吸毒“深渊”的毒友,除张有才之外还有一人没死却已双目失明,其余六七人均已因吸毒而死亡。张有才三次“死而复生”,确实是奇迹!


  “我能死而复生,必须感谢政府,感谢戒毒康复中心!”张有才发自内心的说。


  弃医从商,染毒


  1976年出生的张有才,家庭条件很不错,祖父是村支部书记,父亲是村里的“赤脚医生”,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,张有才从乐至卫校外科毕业后,分配到天池镇二医院当医生,每月工资340多元,但张有才觉得太少了,就从医院“不辞而别”,到回澜镇上自己开了个诊所行医。由于自己学的是外科,外科病人很少,收入就少,加上人年轻,没病人就坐不住,诊所经常没人,开了一年就关了门。


  1999年,应一个亲戚的相约,张有才便带着5000元现金到重庆闯荡。仅仅两三年时间,张有才就成了百万富豪的“暴发户”,玩起了最时兴的“大哥大”,回家时特别风光,还在回澜镇上买了门市,把生意做到了家乡。并在不久后他身边很快就围了一帮回澜镇上发了财或是家有万贯的“暴发户”的哥们,他们不仅以玩得起“大哥大”而骄傲,还以“磕粉”(吸毒)而炫耀,张有才被哥们吹捧着,于是开始学着哥们“吸花药”(意即偶尔吸毒)。


  然而,毒品是魔鬼,一吸就上瘾。很快,张有才由“吸花药”发展到每天都吸,最后注射吸毒。吸毒后的张有才懒于经营,生意也就渐渐淡了,由最高峰时每年挣七八十万元还要养活七八十名推销员,到最后厂子倒闭,资产只剩下8万多元。为了保证日常开支和有钱买毒品,张有才用这8万多元买了三辆二手货车,请了两名司机,加上他自己,开着三辆车给建筑工地转场时跑跑运输塔吊的活儿。张有才跑车也要吸毒,但每次只带少量毒品,怕被公安人员查到严处,就是带极少量的海洛因,遇到检查时,他也只能叫同伴先走,然后再来开他的车,他则步行翻山越岭躲避检查。但建筑工地时常换地方,有时难免跑长途,路上毒瘾发作,只得“调回车头”赶紧回重庆买毒品。


  有一天晚上,张有才迷迷糊糊听得租房楼下有急促的脚步声,以为有公安来查,赶紧从后窗翻窗逃走,在农民的苞谷林里躲藏了一夜,第二天才晓得是朋友当晚到他那里来讨歇,他居然吓得一夜没敢落屋。像这样为吸毒而提心吊胆的事情,张有才可以数得出几箩筐!


  “毒情”暴露,离婚


  家里首先发现他吸毒是他在重庆的妻子。


  由于张有才长期在外地做生意、跑车,极少回家。一次回家,5岁的女儿像躲瘟神一样躲避他,不让他抱,妻子觉得奇怪,但说不出所以然。也许,孩子有一种天性,看到爸爸因吸毒后脸色难看、眼睛无神却透露出吓人的光彩,因而反感乃至惧怕。妻子虽然看出女儿对爸爸的反常表现,却不知道是为什么。2002年,妻子去重庆,终于发现了其中的秘密。


  那是一天晚上,张有才去上厕所,却老是不出来,妻子罗某听得厕所里不断有打打火机的“啪啪”声,如果是抽烟打火机,最多三五几下就行了,而罗某听到的却是持续不断的“啪啪”声,并且张有才在厕所很长时间了也不出来,罗某非常疑惑,强行推门,终于发行了张有才在厕所点锡箔纸吸毒的“秘密”。


  中专毕业的妻子发现张有才吸毒,并没有大吵大闹,而是规劝他戒毒,并回家告诉了张有才的父母,父母半信半疑,旁敲侧击的警告儿子要好自为之,不要走邪路,尤其不要吸毒败坏家业。不久,张有才因吸毒已经“山穷水尽”,特别是看到与他一起吸毒的“毒友”均相继死亡,感到自己最终也会走上那条不归路,于是良心发现,通过离婚给妻女留下生活的空间,不再受他的负面影响,并把当时仅有的6000元现金给了妻子,女儿也判给妻子抚养。


  三次“猝死”,强戒


  离婚后,张有才继续在重庆靠经营货车运输维持吸毒收入,由于毒瘾越来越大,入不敷出,最后将三辆货车也变卖完了,再无经济来源,已是注射吸毒才能过瘾的张有才,几乎走在死亡的边缘。一天,他想方设法搞到了毒品,一针下去,居然就“死”了过去。父亲获悉后,连夜从老家赶到重庆。得知张有才因注射毒品过量而“猝死”,并且身体已不成人形,这才相信儿子是真的在吸毒。想到家里就这么个独子,希望接儿子回家后“改过自新”,戒掉毒瘾,重新做人。


  “死过”一次的张有才开始还犹豫,后来也觉得这辈子确实对不住父母和妻女,在父亲的一再劝说下,便同意回家。但是他知道回家后毒瘾来了自己无法克制,就想尽办法买了些“药”(毒品),心想回家后慢慢减少吸食的量,也许过一段时间就会把毒瘾戒掉了。然而回家之后,买回的毒品很快就要吸完了,最后剩下的毒品在注射后居然又要了张有才的命——他第二次又“猝死”了。好在发现及时,身为医生的父亲赶快采取急救措施,张有才终于死里逃生又活了过来。


  为了帮助儿子戒掉毒瘾,也为了家族的面子,父亲不惜花钱把张有才送到新疆、广州等地秘密“自戒”。然而不知什么时候,张有才却回到了成都。一天,父亲接到电话,说张有才死在成都,叫家人去收尸。父母和前妻听后都非常悲伤,便租车去成都。父亲做了必要的抢救后,发现儿子的确活不过来了,只好拉起儿子的“尸体”往回走。车行进到简阳市沱桥上,悲伤的母亲叫把车子停下,准备把儿子的“尸体”扔进沱江。母亲的意思是,张家在村里是“有头有脸”的人家,且很有威信,如果大家知道张有才是吸毒死亡,今后一家人肯定会被人“戳脊梁骨”,一辈子抬不起头;再说,一直溺爱孙子的爷爷,也接受不了张有才吸毒死亡的事实,说不定会把老人气死,造成更大悲剧。


  母亲这样决定,父亲也表示同意扔到河里,回家谎称失踪了,就在准备把张有才扔下沱江的关键时刻,前妻罗某突然感到,自己和张有才夫妻一场,虽然其吸毒可恨,但他还有点良心,早早的和自己离婚,使女儿走出了害怕父亲的阴影,与其将来女儿老是想到父亲失踪,不如现在就知道父亲死了。因此,罗某不同意把人扔进沱江,一定要弄回去安葬。


  “如果回到家也不能苏醒,我就肯定被埋葬了!”张有才不无感慨地说。


  也许是冥冥之中家的呼唤,让张有才在离家很近的时候又奇迹般苏醒过来,第三次逃过了死神的魔掌。


  回家后,为了全家人的面子,张有才被控制在家里不准出门,消息基本没有透露出去。不久爷爷去世,为了不让村民看见张有才毒瘾发作的“狼狈相”,家人坚决不让张有才露面,直到爷爷被安葬。


  一天夜里,回澜镇派出所接到张有才父亲的电话,称儿子毒瘾发作,实在难以控制,请派出所把儿子抓去戒毒。派出所民警赶到后,经商量,决定将张有才送到四川省资阳强制隔离戒毒所实行强制戒毒。


  三年康复,重生


  从强戒所戒毒出所后,张有才回到镇上,接受为期三年的社区康复。令张有才感动的是,不仅镇社区戒毒康复中心的工作人员无微不至地关心自己,当时镇党委书记易吉才居然亲自上门做工作,关心他的戒毒情况,并一再鼓励他树立信心,彻底戒掉毒瘾,重新走上自力更生的道路。易吉才调走后,新任党委书记都国胜又继续关心张有才,张有才因吸毒被吊销了驾驶证,社区康复期满后,都国胜委托镇派出所帮助张有才重新办理驾驶证,以利其走上生活正轨。几经周折张有才终于办妥了驾驶证。这期间,张有才的女儿考上了大学,因为报考学校不太理想,女儿决定复读,镇党委政府为其资助了一定的学费,今年8月,张有才的女儿考上了西南医科大学,镇党委政府同样给予了相应资助。


  回澜镇党委政府、社区戒毒康复中心以及镇上多部门的关心帮助,感动着张有才,他决心“脱胎换骨,重新做人”。驾驶证补办以后,他当即想办法筹钱买了一辆货车跑运输,略略赚了钱后,又在回澜镇上开起了红白喜事礼品店,父母帮他经营管理,他自己则兼营跑运输。由于经营有方,生意越来越好。赚了钱的张有才也不忘回馈社会。2017年和2018年中秋节,他就自己出钱在村里开设“坝坝宴”,把全村留守老人请来聚会,快快乐乐过中秋。2019年中秋,他还会同镇党委政府购买慰问品到幸福院慰问孤寡老人。如今,村里出去打工的年轻人都相信张有才的为人,家里老人有了病痛,总是委托张有才送去医院,有的暂时没钱,张有才还为病人垫付医药费。同时,张有才还担负起宣传防盗、抢、骗的责任。一次,几名骗子到村里卖假酒,骗走几位留守老人4000多元,张有才得知后,一边开车追赶,一边向派出所报警,最后协助派出所成功抓住了骗老人钱财的不法分子,为村民挽回了损失。


  最让张有才高兴的是,从前一直很反感甚至害怕他的女儿如今见他戒掉毒瘾,生活正常了,也已恢复了对他的尊重。今年国庆节期间,女儿还打电话要“老爸”去接她,并幽默地要求“老爸”去了以后要办她和同学好友的招待。说起女儿的巨大变化,张有才也是感慨万千,认为自己能有今天,除了要感恩自己的父母家人,更要感谢党委政府和康复中心。直到现在,张有才也希望康复中心经常“敲打敲打”他,监督他,警示他,他自己也表示从今往后,绝对不再往邪路上走,一定要再整创业的雄心,做对社会有益的人!


  (罗大彦 杜先福 四川法治报记者吴显云)


  


编辑:宋萍

主办单位:中共乐至县委政法委员会 投稿信箱:zycaw@sina.cn

网站备案号:蜀ICP备18020242号-1 |

乐至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者必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