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反邪宣传 >
一名特警队员的迷失之路
www.lz.ziyangpeace.gov.cn 】 【 2019-11-15 19:16:37 】 【 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 】

  我叫叶水乔,今年28岁,出生在广东省阳山市的一个农村家庭,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,家里有一个哥哥、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。哥哥和姐姐已经成家立业,妹妹叫叶惠英,今年25岁,中专毕业,原来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部门经理。奶奶叫易兰,今年85岁,一辈子都是庄稼人。


  还记得孩提时,我的家庭虽然不是很富有,但一家人相处和睦,生活也和和美美。我和妹妹年龄接近,关系也最好,那时我们都乖巧懂事,父母都视我们为掌上明珠。有一次,父母都出去干农活了,母亲出门前要我们在家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,比如挑水、做饭等。父母出门后,我们就一起去找小伙伴玩捉迷藏、跳绳等游戏。那次我们玩得特别开心,时间也过得特别快。临近傍晚,我才猛然想起母亲交代的家务没有完成,我提醒道:“妹妹,我们回去了!家里的事还没做呢。”妹妹一听便说:“是啊!哥哥,我们赶紧回家。”一回到家,她就抢着要去挑水,我便在家里生火做饭。没想到,妹妹却不小心摔了一跤,膝盖摔破了流着血,衣服也被打湿了。妹妹却没有哭,只是悄悄地抹眼泪。父母回家后,父亲批评了我:“你做哥哥的,怎么没把妹妹照顾好?”妹妹听了却说:“爸爸,是我自己不小心,不关哥哥的事啦。”


  一转眼我们都已长大。妹妹中专毕业后,在家乡县城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工作,由于聪明又勤快,不到两年就从收银员升到了部门经理。而我中专快毕业的时候,父亲让我报名参军,那一年我刚好19岁。通过体检和政审后,我就光荣地成为了一名解放军战士。2006年至2008年12月期间,我在部队服役,当的是陆军步兵。部队的管理严格,纪律严明,训练十分辛苦。退伍后,由于在当地没有合适的工作,我去了深圳打工,历经3年,遭遇挫折一事无成。3年打工经历,让我觉得深圳这个城市竞争太激烈,没有归属感。


  2012年我选择了回家,重新开始了自己的人生,有了新的计划和目标——拿到汽车驾驶证和考上国家公务员。2012年春节的时候,我参加了初中同学聚会,得知有几个同学考上了公务员,便向他们询问考公务员的注意事项,听后我也想拼搏一下。过完年后,我在书店买了好几本考公务员的书,就在家里认真复习。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,我白天到离家不远的一家食品厂上班,晚上和休息日才有时间看书复习。当时的日子非常辛苦,可决心考取公务员的信念让我坚持了下来。5月份我报名参加了公务员考试,当时有大概40名退伍士兵与我报考同一职位,而这个职位只招5个人,竞争非常激烈。我也花了很多时间练习体能、文化水平和军事技能,最后经过千辛万苦,才有幸被录取。在得知被录取的那一刻,我激动得流下了眼泪,心想工作稳定后,一定要好好地孝顺父母,做出成绩来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。


  可当幸运之神降临到我身上的时候,灾难也尾随而至。2012年9月临近中秋时,我在家等通知去单位报道,全家人都在为我开心。有一天晚饭后,妹妹悄悄叫我去她的房间,我当时问她什么事情那么神秘。妹妹立刻关上门,对我说:“‘全能神’是这个世上唯一的神,只有信‘全能神’才能保平安,我现在是替神向你传福音。”这时我才知道妹妹和奶奶一样也信“全能神”,难怪前段时间看到妹妹行踪不定,整天神神秘秘的,早出晚归,经常一个人躲在房间里,偷偷看“全能神”的资料。我在部队当过兵,知道“全能神”不能信,就对妹妹说:“信‘全能神’是违法的,奶奶之前向我传播过,我不敢信。”


  早在2006年读初中时,我就第一次接触了“全能神”,当时是在奶奶家里。奶奶以前信仰天主教,20世纪90年代,我见过奶奶常去天主教堂参加礼拜,可是后来不知何时奶奶却被骗进了“全能神”。当时,奶奶对我说信耶稣过时了,现在要信“全能神”,现在的神看得见、摸得着,神的圣灵在人中间作工,拯救全人类。现在的人类太败坏了,是被撒旦败坏的,信“全能神”才能保平安,“世界末日”将要来临,信“全能神”可以躲避灾难。我问奶奶“全能神”在哪里,我怎么没有看见过。奶奶说“全能神”在中国北方的一个城市,“全能神”的作工是隐蔽的,你是看不见的,你只要祷告“全能神”,“全能神”就会显灵。我对奶奶说,我现在以读书为主,不想信“全能神”。奶奶说,信了“全能神”,神会来保佑你的。奶奶还特意拿来了一本《羔羊展开的书卷》给我,说是“全能神”发表的话语,“全能神”的话语就是真理、生命、道路。我当时对奶奶的话表示怀疑,也想过去验证一下,但是怕影响读书,就没有参加“全能神”。


  由于好奇心,再加上被妹妹死缠烂打,我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开始去了解“全能神”。当初我对“全能神”是什么都不清楚,只是对妹妹和奶奶的痴迷感到疑惑,想试着去了解了解,结果却被洗了脑。当时妹妹向我宣讲末世到了,“全能神”降灾难到人间,只有信“全能神”才能保命。我问妹妹:“信‘全能神’有用吗?”妹妹说:“信‘全能神’的人灵魂将得永生,不信‘全能神’就会被撒旦拉拢去,容易遭到灾难,灵魂会下地狱。”我听了后心里有些恐惧,想知道到底妹妹说的是不是真的,就想试一试,也许信了心里会踏实一些。妹妹又向我宣扬“末世说”,给我看一些地震、海啸、洪水、干旱的图片,证明这是末世的征兆。妹妹对我说:“只要你信了‘全能神’,灾难就不会降临到你身上,那些不信‘全能神’的人就会在灾难中被夺去生命。”由于迷信心理,以及缺乏科学的世界观,我轻信了妹妹的话。我觉得妹妹的话有道理,这是我参加“全能神”的原因。


  妹妹的宣扬使我开始产生矛盾和困惑。到底有没有神的存在?万一是骗人的呢?神的圣灵会作工在我身上吗?到底“全能神”说的对不对?难道我最亲的妹妹会骗我吗?如果信“全能神”真的可以拯救人,我觉得值得信。后来妹妹又给我看了《神的三步作工》,我逐渐相信了神的存在,相信神的圣灵会作工在人的身上。我认为“全能神”教会的前身是基督教。我当时有这样一个逻辑,神可以以耶稣的方式降临,也可以以“全能神”的方式降临来到世间。妹妹说:“信‘全能神’要过教会生活,要经常祷告、看神话、唱诗歌赞美‘全能神’,要参加聚会。”又说:“‘全能神’发表的话语是真理,得到真理就能领悟到生命的意义,得到真理就能掌控一切,就不会在生活中碰壁,就会成为聪明智慧的人。”我问妹妹:“怎样才能得到‘全能神’的拯救?”妹妹说:“要自己亲身经历,参加‘全能神’的聚会、吃喝神话,听从‘全能神’的旨意。”又问我:“你什么时候有空?我带你参加‘全能神’的聚会。”


  过了几天,妹妹就带我到附近“全能神”聚会的地点。那天大约晚上7点钟,聚会地点是在我家附近电信大厦对面的一幢楼的702房,这是一个“全能神”信徒的家里。这个男信徒化名叫阿明,约40岁。还有一个化名阿蓝约20岁的男信徒和一个40多岁的中年妇女,负责给我们几个人宣扬“全能神”。妹妹带我到这里后就离开了。我当时想,妹妹的聚会可能与我不是一个级别的。这些聚会的信徒我一个都不认识,除了那个中年妇女,我们几个都是新入教的。当时聚会是很隐蔽的,要关门关窗,手机不能带在身上,要关机放在客厅里。聚会的时候,不能中途离开,要等聚会完才能走。我们几个人在小房间里聚会,时间约两个小时,主要就是祷告、唱诗歌、阅读“全能神”书籍。祷告就是你想对“全能神”说什么就说什么,说一些感谢、赞美、崇拜“全能神”的话。唱的诗歌是“全能神”编的歌曲,有些曲调是流行歌曲的曲调,但是歌词却是“全能神”的话语,诗歌有几百首,统称《新歌》。我们祷告之前就唱诗歌,拿一个DVD播放器播放,大家跟着一起唱。唱完诗歌后,就是阅读“全能神”书籍。


  中年妇女又给我们讲了“全能神”的三步作工,说“全能神”的经营计划是6000年;说神有两次道成肉身,第一次道成肉身是耶稣,第二次道成肉身是“女基督”;神的作工分三步,第一步作工叫律法时代,神的名叫耶和华,第二步作工叫恩典时代,神的名叫耶稣,第三步作工叫国度时代,神的名叫“女基督”,也叫“全能神”。中年妇女告诉大家国度时代又叫话语时代,大家要读“全能神”的话语,神的性情是审判、刑罚、威严、慈爱、怜悯、包容。讲到神的性情的时候,我们听不明白。中年妇女就说要听神的话,抵挡“全能神”就会受到惩罚,顺服“全能神”她才会对你慈爱、怜悯。从那时候起,我对“全能神”有了一种敬畏之心,也更加相信“全能神”所宣扬的“理论”。聚会就要结束的时候,中年妇女规定一个星期要参加两次聚会,每个星期三和星期日的晚上7点钟,如果有变动,他们就取消或更改时间。我在这个地方总共聚会了3次,每次聚会的人和内容都一样,都是唱诗歌、祷告、阅读“全能神”书籍。


  有时候聚会完回到家里,妹妹会问我有没有听明白,还会给我“补课”,给我听某一首“全能神”诗歌,继续向我宣扬“全能神”。经过这样不断洗脑,我更加相信了“全能神”,甚至觉得“全能神”能给人类带来美好的生活,有了“全能神”的保护,地球就不会毁灭了。妹妹对我说:“不要把钱存在银行里,世界末日来了,你有钱都取不出来,赶紧把钱财奉献给‘全能神’,当作善行。”我当时并没有奉献钱财给“全能神”,因为我心里想,把钱财奉献给了“全能神”,那我就没钱用了。


  2012年10月,我将要去佛山参加公务员岗前培训。在去佛山之前,妹妹劝我说:“你干脆不要工作了,全心全意为‘全能神’工作。”我说:“我好不容易才考上公务员,还不想放弃工作,可以边工作边信‘全能神’。”妹妹又帮我联系到佛山的“全能神”人员,然后就写了一张纸条,把我的化名、手机号码、关系等信息,逐级递交到“全能神”内部人员手中。一个月后的一天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,对方问我是不是“阿喜”(我在“全能神”里的化名),电话里说你妹妹叫我带“特产”给你。我一听就明白“特产”是“全能神”接头的暗号,就这样我和佛山地区的“全能神”人员联系上了。在那里我参加过多次聚会,聚会一般选在星期六和星期日,因为我星期一至星期五要岗前培训没有时间。


  2012年12月,那时候所谓的世界末日快到了,“全能神”组织要求3人一组包村、包街大肆传播“全能神”。我在佛山认识的人不多,她们问我有没有发展对象,我那时还不敢向同事传播,怕被发现。可是所谓的世界末日之后,地球并没有像“全能神”所讲的那样遭受毁灭,世界也没有发生灾难。我打电话问妹妹,妹妹对我说:“‘全能神’的作工还没结束,要为神做见证,‘全能神’没有毁灭地球,没有发生灾难,是因为对人类的慈爱和怜悯。”妹妹还强调,这是“全能神”在试炼、考验信徒,千万不要退出。妹妹就是这样为“全能神”圆谎的。


  2013年6月,“全能神”人员陈浩打电话通知我去参加聚会。原来是给我下任务,要我发展信徒,当时聚会还有几个女信徒,她们也有发展信徒的任务。陈浩把收集上来的发展对象名单给了我们,要我们想办法向发展对象宣扬“全能神”。这些发展对象有的是曾经加入过“全能神”后又退出的,也有宣扬过一两次还没有加入“全能神”的,还有没被宣扬过但有可能会信“全能神”的。陈浩还要我们写下保证书,保证每人每月必须发展2-3人加入“全能神”,如果做不到就天打雷劈!


  我当时知道参与“全能神”活动是违法的,提心吊胆,又没有经验,既不知道如何向发展对象开口,也担心如果被发展对象拒绝还会很尴尬,所以心里非常矛盾。为了表达对“全能神”的忠心,我计划先向身边的人宣扬。当时我向我的女朋友张银莲宣扬,带她参加过两次聚会,不知道什么原因,她过了一个多月就不再信“全能神”了,我因此还与她闹分手。


  接着,我又计划向我的朋友陈璐宣扬“全能神”。我想这次要精心策划好,一定要成功发展到一个信徒。刚开始,我先让“全能神”人员小亮和阿萍买好水果到出租屋,布置好房间,摆放一些基督教圣物如十字架、基督画像等物品在房间的醒目位置。随后我跟陈璐说带她去一个神圣的地方。当时,我们先和陈璐聊聊天,拉近关系,得知陈璐信佛教,喜欢研究佛学。我告诉陈璐,小亮和阿萍是学心理学的,她们信仰基督教。我们一起探讨研究基督教。小亮教陈璐唱“全能神”的歌曲,和她一起互动,让她融入气氛中,给她看些灾难视频,以引起她的恐慌,还给她讲神的创世、诺亚方舟等故事,想让她相信神的存在。要离开时,我们给了陈璐一本《最后的船票》,叮嘱她回去好好看看,下次有空再来互相交流学习。


  一个星期后,我又约陈璐到那个出租屋进行交流。我问陈璐:“《最后的船票》这本书看不看得懂?”陈璐说:“能看懂,但我不认可‘全能神’的观点,我更相信佛教。”我和小亮试图扭转陈璐的思想观念,可是她对佛教的观念比较深,不接受“全能神”。最后,我们只得放弃对陈璐传教。


  我又寻思着向同事陈静宣扬“全能神”。我骗她说去一个朋友家玩,其实是带她到南海区桂城街道东二中心村的一个出租屋参加“全能神”组织的讲课。我们又跟以前一样,买了一些水果,热情招待了陈静。小亮给陈静看一些“全能神”资料和一些“全能神”视频,视频讲到“全能神”的工作扩展到了很多个国家。我对陈静说:“‘全能神’发表的话语是真理,很多人信。”可是她并不感兴趣。我又给她看一篇见证文章《一个公安局长的自白书》,说公安局长也信了“全能神”。我又说:“信‘全能神’还可以治疗抑郁症,香港明星郑秀文也信‘全能神’,并因为信了‘全能神’治好了抑郁症。”可是陈静最后还是没相信“全能神”。后来我又向同事曾志文、黄志葵宣扬过,他们也都没有信。


  后来,单位领导发现了我参与“全能神”的活动找我谈话,给我认真反思的机会,要我交代参加“全能神”组织所做的事情。我当时非常痴迷,认为“全能神”是拯救人、是改变人的思想,是教人行善的。妹妹也对我说过,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抱怨和出卖神,要为神做见证,况且“全能神”要求信徒不能出卖教会利益,不能出卖教会带领,否则必将受到神的惩罚。当时领导问我,是选择要工作还是信“全能神”,我说要信“全能神”,不要工作。就这样,我连工作也放弃了。


  回到家后,我连续几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向“全能神”祈求:“神啊!您快显灵,救救我吧!我祈求您能给我灵感,给我指明方向!”可是“全能神”根本就没有显灵,我还是我。父母见我一连几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便问我怎么回事。我把自己参加“全能神”和辞职的事说了出来,母亲听完后,一时气急导致心脏病复发,晕厥了过去。父亲见状赶紧叫来邻居一起把母亲送到医院,幸好送得及时才抢救过来。就这样,我为了“全能神”而放弃特警工作的事,传遍了附近的村镇。父母因为我和妹妹都加入了“全能神”,而整天郁郁寡欢,以泪洗面。


  后来,镇上的反邪教志愿者找到我,对我说:“你要信基督教也可以,为什么偏要信‘全能神’?‘全能神’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邪教组织。”我反复思考,逐渐恢复了理智,开始怀疑“全能神”说的是不是骗人的。


  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,我了解了“全能神”的由来和它的各种害人案例。我彻底醒悟了,认清了“全能神”的本质和危害,从迷途中走了出来,同时对曾参加“全能神”万分后悔。


  我原本有一个和和美美的家庭,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开开心心,现在家庭支离破碎,父母精神饱受煎熬。他们为我所做的傻事感到痛心,精神上受到了沉重的打击,这都是“全能神”害的。奶奶年纪那么大了,本来可以好好安享晚年,却被“全能神”害得人不人,鬼不鬼。妹妹离开家已经一年多了,至今未与家人联系,她受到“全能神”的歪理邪说影响,抛弃了家庭,放弃了工作。我现在已经醒悟过来了,但是妹妹还不知道在哪里。


  妹妹,你在哪里呀?哥哥很想你早点回家,爸爸妈妈都是爱你的,你怎能忍心抛弃家人不管呢?妹妹,回家吧!


  (文章节选自《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》)


编辑:宋萍

主办单位:中共乐至县委政法委员会 投稿信箱:zycaw@sina.cn

网站备案号:蜀ICP备18020242号-1 |

乐至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者必究